“望、闻、问、切”谈鉴定——与毛小沪先生商榷“

2011/2/14 13:31:42 来源:《文物鉴定与鉴赏 |总第9期》 作者:周杭瑜 浏览次数:(8966)次

标签:

律海明

中国是陶瓷的故乡,从陶演变到瓷,绵延几千年,再加上中国地域广阔,窑口众多,在这几千年的烧制过程中,从业人员数不胜数,瓷器的纹饰、器形、工艺等各方面都会受到那个时代的约束和工匠自身年龄、风格、情绪、或一些偶然事件的影响。所以在瑰丽璀璨而又纷繁浩瀚的瓷器的海洋面前,局外人或现在人是难以把握的,这是因为历史和现实都不可能允许我们全程、全景式地全知全觉、尽览尽晓,没有谁能够活到上千岁。所以无论是瓷器方面的学者、专家,还是瓷器方面的爱好者、收藏家,一如坐井观天或盲人摸象、管窥蠡测,任谁都难窥全豹。既如此我们每一个人就都有虚心求证的义务,而无傲慢骄傲的资本。无论是谁,他所作的观察、研究与结论都难免带有局限性、片面性和局部性,即使它们是客观、真实而正确的,也未必就一定具有代表性、典型性、指导性和示范性,把它当作真理而企图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图谋和做法是荒谬、荒唐而幼稚可笑的。因此我们要有一种兼收并蓄的胸襟与气度,更何况现实世界中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的情形少之又少,而或此或彼、亦此亦彼的状况却多而又多的呢!

鉴定是一种综合的而非单一的工夫和工程。上个世纪我国著名的收藏家、鉴定家、鉴赏家孙瀛洲先生,集一生的宝贵经验,他在《元明清瓷器的鉴定》一文中说:“辨别胎釉的方法是,既要用眼来辩其色泽,度其厚薄,审其纹片、观其气泡,也要用手摩挲以别粗细,用指叩敲以查音响。可以说耳、目、手三者并用,方不致限于表面或居于一格”。这些意见很值得我们思考和记取。然而在收藏鉴定的实践中,真正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有很多的人用所谓的一眼真、一眼假来肯定或否定落实所谓的“一票否决”论或“一票肯定”论,这都有严重背离实际之嫌。很多时候,同一件器物,都称是专家,结论却完全相反。可谓经验与主观并存,智慧与尴尬同在,让人无所适从。所以仅是依靠肉眼观察瓷器的形制、饰纹、釉料、胎土、釉层等表面现象的历史传统的鉴定模式积累到现在,已经大大局限和阻碍影响着收藏的发展。我们不仅要从宏观方面进行研究,还应该从微观方面入手,利用高倍放大镜或显微镜去分析、研究古瓷器与作伪瓷器不同的微观物理现象。分析哪些微观物理状态是器物内在的变化原因引起的,哪些是外在原因引起的;哪些是人力可为的,哪些是人力不可为的;特别要精心分析自然物象状态与人为物象状态产生的根源和本质区别,从而总结其规律性,达到理性认识阶段。

友人收藏有一件北宋绿定如意卷草婴戏镂空牡丹枕。枕面是如意造型,呈平缓凹形,从前向后,从两边向中间平缓过渡,非常适合头枕,很符合我们睡觉时的身体趋势。两侧高14.5厘米,前高长11 厘米,后面高13.5厘米,底足
  
        (图1)                                 

(图2)                                     

(图3)

为棱形,最宽处14厘米,最长处18.5厘米。造型奇特,工艺难度极大。枕面是阴模而成,由于是凹面,必须考虑到脱模的问题,所以难度非常大。整个枕面纹饰繁缛,但极为工整有序,卷草纹虽布满整个枕面,但是由一根卷草分化而出,来去交代的十分清晰,层次感很强。在相邻的两个卷草纹之间的缝隙中,都刻划了一个动感强烈,趣味性极强的婴孩, 共八个。有的拉,有的拽 ,有的荡、有的攀、有的骑等形态各异 。充分表现出孩童的天真、浪漫、无拘无束的性格。座的造型更为复杂,是由镂空的牡丹树围成的束腰菱形构成。束腰的下半部分是牡丹树的根茎枝条,上半部分是牡丹树的花蕊和花枝,稳稳的托住如意枕面。在牡丹树枝上,有两个婴孩一个做攀援状,一个坐在树枝上在喊着什么,也像是在招呼伙伴。动作刻划细致入微。枕座采用分片模制接合而成,玲珑剔透。此枕为在匣钵内正烧而成,由于定窑的特殊工艺和配方,流釉(泪痕)现象严重,使器物在烧成后与匣钵粘连严重,底足上留下了取下时留下的戳刮痕迹。整个器物土锈土碱,蝇翅纹、蛤蛎光明显自然,使用包浆浓烈。更为难得的在枕面上,由于此枕必为前主人的心爱之物,使用时间很长留下的清晰的头枕痕迹。                                       



(图4)                   

    (图5)                 

    (图6)             

      (图7)         

      (图8)

枕面上气泡及其稀少,在150倍的放大镜下才能看到寥若晨星般如苏子籽般大小的气泡,而且很老化。在枕面边沿上,有练胎时留下的夹生现象(图12所示)。在夹生层的胎土里,气泡明显比别处多并且稍大,但依然老化现象突出,破损、空洞明显,气泡的褐色环、褐色包浆灿然。同时显现明显的蛤蜊光。

此枕曾在2008年由北京华夏物证的毛晓沪先生鉴定。毛先生的结论是“赝品”。其理由如下:
1.器物底足上有道道划痕,为砂轮打磨痕迹。         
(一票否决的主要依据)
2.枕面上类似的头枕痕迹为酸碱所为。
3.器物上的蛤蛎光和蝇翅纹为酸碱所为。             
4.器物上的土碱土锈和枕面边沿包浆为造假者所为。

根据本人的研究和请教相关专家得出的结论就毛先生鉴定此器物时所依据的几点与毛先生进行商榷:
  
  (图9)                      


        (图10)              

           (图11)           

             (图12)

1.器物底足上有道道划痕是不是砂轮打磨痕迹:

稍有鉴定知识的人都知道,宋定窑产品由于其原料和工艺的原因,垂泪现象严重,这也是鉴定定窑产品的一个依据。底足上的道道划痕正是器物在烧制过程中的流釉与装烧器物的匣钵粘连,烧成后用工具取下时留下的痕迹。而砂轮在陶或瓷上是无法打出此痕迹(用电动或手动并采用粗细多规格砂轮片实验)在陶胎上的痕迹是因为陶胎较瓷胎材质不同并疏松,所以在砂轮的打磨之下基本上为平面,肉眼很难看到道道痕迹。瓷胎的痕迹,由于胎较坚实,即使是高速砂轮也不能打出(图9)所示痕迹。

2.枕面上类似的头枕痕迹为酸碱所为:

对于枕面上类似头枕的痕迹(如图3)所示,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陶瓷工艺是硅酸盐工艺的一种。硅酸盐指的是硅、氧与其它化学元素(主要是铝、铁、钙、镁、钾、钠等)结合而成的化合物的总称。而瓷器是指采用天然的硅酸盐矿物原料中的粘土、长石、石英等,经过加工处理、成型、烧成等生产工艺技术而制成的具有致密坚硬的器物。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瓷器上的釉面用碱是腐蚀不了的。而用氢氟酸可以腐蚀,氢氟酸的浓度太小,对器物没有产生多大影响。而酸的浓度过大则将毁坏釉面,虽然能去掉新瓷釉面的浮光,但一定会使釉面苍白,并毁掉釉面的气泡。(如图4-图8)所示为枕面上在150倍放大镜下的寥若晨星般的犹如苏子籽大小坐在褐色环上的气泡。如说用酸碱同时做,更是贻笑大方。瓷枕的釉面光亮洁净,宝光四溢。枕面中间的类似头枕的痕迹,也确为使用者长期使用所致。由于在使用中,人的体液中含有很多成分,其中有大量油脂、无机盐、氨基酸、尿素等,汗液虽显碱性,但属弱碱,在短时间内是根本不能腐蚀釉面的,此痕迹的出现,必是相当长的时间形成,更何况此痕迹虽有形状但无规律,痕迹下面在150倍放大镜下也能找到宛如苏子籽般大小的坐在褐色环上的混浊的气泡。这些都充分说明为自然形成而非人为加工而成。而枕面上蝇翅纹、蛤蜊光、土碱、土锈以及围绕枕面主题纹饰卷草纹之外的一周阴线纹,在枕的两侧也部分被磨平而形成的包浆更使人回味。展示了沧桑的时间岁月。

3.器物上的蛤蛎光和蝇翅纹为酸碱所为:

蛤蜊光是在瓷器上表现出的一种像云母发出的荧光,像蛤蜊皮里面的蓝紫色。一般来说,老瓷器的色釉上出这种光,特别是绿釉瓷出这种光多,这是含铅造成的。由于瓷器受外界物理、化学物质的侵蚀以及本身发生的变化,在瓷器表面产生的一种彩色膜状物。经过几十年以后自然会氧化出一种彩色光,迎光侧视,隐约可见五光十色位于彩色上面的光芒。还有迎光侧视彩料的周围紧紧围绕着淡淡的五颜六色光圈。随着“瓷龄”增加,这种彩色膜状物也会慢慢地增加、增厚,达到一定厚度时,就会产生类似蛤蜊壳里面那种闪烁的“彩光”,故人们称它为“蛤蜊光”。 真的瓷器上的蛤蜊光自然,深浅不一,并且相互交织,具有比较明显的层次感。而且需在侧光下,一定角度上才能看得比较清楚(如图10-图11)。假的蛤蜊光圈比较粗大、片状的、


(图13)                   

          (图14)

呆板不自然。而且各种颜色无法层叠交织相互缠绕。无论是用“电光水”、还是真空镀膜法制造的“蛤蜊光”基本上如此。而蝇翅纹是瓷器表面釉层老化后的亮度和脱釉处的亮度差别大,不均匀,细看脱釉处像苍蝇翅膀一样的小块块,俗称蝇翅纹。也有的由土碱土锈腐蚀后结晶而成。(如图13-14)从照片上可以看出,此器物的蝇翅纹千姿百态,形态各异,薄厚不匀,块状大小不一,层叠交织,有些与蛤蜊光相伴而生。结晶片自然剔透,颜色浓淡不等。这种蝇翅纹的产生,只有时间才能创造,绝非用酸、碱所为,也更非人为所能达到的。

 4.古瓷器上的土碱土锈是在自然环境中,经过漫长时间发生化学反应形成的、具有历史变化层次感的物理状态、特征,以及胎釉同步老化后,自然表现出来的那种浓厚的古朴气息,是高仿大师无法仿的。出土瓷器在土壤里经历过几百上千年的化学反应,胎骨和釉体在老化过程中,由于受到外界温度、湿度、冷热、压力、引力、排斥力和磁场、电波、放射线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使器物的分子结构在外来元素影响下,发生电子吸引或逃逸的运动变化,产生了新的化合物。通过高倍放大镜或者显微镜可以清楚看到,古瓷器的釉层上会生长出各种化学元素化合而成的水土沁斑和呈晶莹半透状的白色、灰白色或者白中泛黄的土锈花结晶。这些土锈花结晶呈不规则细小斑点或者斑块。有些釉面上会产生半透明微细晶粒组成的烟雾状、流云状、圆圈状等多种形态、多种颜色的结晶斑,釉层内部也生成有乳白色或黄白色的絮花状粉化斑,或者是透明的聚生水晶状、雪花状、玻璃碴状等各种形态的结晶体。有些结晶体表现为极细极短的“毫毛”状或短纤维状,类似于磁铁吸附的细毫状铁末。瓷器本质变化自然表现出来的胎釉老化特征,与人为的伪造结晶有着明显的差别。伪造的结晶形态单一,几乎都是如同霜状的银白色结晶,而且几乎都在釉体的浅表层或者在开片纹处,有些在釉面微有磨损处形成灰白色条块状,类似于自然土碱,但都有明显的人为痕迹。自然老化,是物体内在的化学成分在自然环境中与外界的化学成分在漫长的时间里经过缓慢的化学反应表现出来的物理状态,它不是人为手段急速促成的腐蚀状态。所以真正的古瓷釉面是富于变化,具有颜色深浅不同的历史层次感,经过几百年自然界酸碱和水土自然浸蚀的那种质感,毫无人为磨、拓、酸蚀、染色痕迹或满面污渍,是高仿大师根本无法仿制的。最难做成自然天成,水土或者人气浸润日久那种自然亮净的柔光。

凡是配制酸液处理过的釉面,器物内外的釉面纯然一色,毫无变化,釉面光亮度差,给人的感觉是死板、木讷、缺乏明暗的自然变化。由于伪品是使用腐蚀性化学剂急于做成,所以绝对没有那种经过几百年缓慢形成的、与釉体紧密结合的多种表现形态的钙化物或结晶斑。伪品的结晶表现为:结晶的形态单一,颜色单一;霜状结晶表面蓬松且釉面光泽难看。真品也有霜状结晶,但多在釉层里面,而釉面光泽很好,很自然。总之,凡是釉层没有新火气息,釉层亮净,露胎处或者釉层上生长有不同状态、不同色彩的自然附着物,而且,自然附着物种类越多,就越是古瓷器。而瓷枕器物上表现的特征除了我们所熟知的定窑瓷器的竹刷纹、垂泪痕、白胎以及工艺等特征外、同时在釉面上极小的单位(mm2)范围内,也展现了古瓷器的众多特征。如:蛤蜊光、蝇翅纹、土碱、土锈、手摸包浆、软道摩擦痕以及气泡的衰变等,都充分证明了其历史的长久和岁月的沧桑!

 总之,我们有了对这些特征的认识以后,就能正确面对那些釉面严重受到土壤化学元素蚀损产生的斑斑点点的古瓷器。

在实际鉴定工作中要做到辨真假于毫发之间,就必须经过长期刻苦地钻研。把瓷器鉴定工作当作科研课题进行刻苦研究的专家们,毕竟见得多,摸的多,功底深厚得多;那些不下苦功深刻钻研的所谓“鉴定师”和自以为有了丰富的鉴定经验而不求精进的鉴定师,以及那些“沽名钓誉”的鉴定师,都是远远不及的。

我们反对“一票否决论”是因为它过于草率、武断与卤莽,有可能会“草菅人命”、“乱杀无辜”,造成鉴定领域的无数冤假错案;我们当然更应该反对“一票肯定论”,因为它会使人肤浅毛躁、利令智昏而纵容伪赝盛行。因为尽管伪赝者固然不可能做到面面惧佳、无处不精、无一不象,但至少也要有那么一点或几点相似、相若、相类,否则何以懵人眼力、骗取钱财?

历史的传承过程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们的主要任务固然是透悉“似是而非”,戳穿伪赝者的本质,但另一项更为紧迫和重要的责任就是拨云见日、慧眼识珠,找出“似非而是”的那些被历史和无知所遗忘、遗弃、篡改、扭曲的瓷器的真品和珍品。
 

 

编辑:宝藏网编辑部-周杭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