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泰特美术馆_暴露:偷窥,监视和照相机

2010/10/9 16:52:36 来源:《艺术世界2010年第245期》 作者:超级管理员 浏览次数:(8168)次

标签:


左上图:乔治·杜多侬,《葛丽泰·嘉宝在圣日尔曼餐厅俱乐部》(Georges Dudognon, Greta Garbo in the Club St. Germain
左下图:霍克·伊凡,《地铁旅客,纽约》(Walker Evans, Subway Passenger, New York
中图:横沟静,《陌生人之二》(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2
右上图:哈里·卡拉汉,《无题(亚特兰大)》(Harry Callahan, Untitled(Atlanta)
右下图:吉行耕平,《无题》(选自《公园》系列)(Kohei Yoshiyuki,Untitled , from the series The Park

(Michelle|文 泰特现代美术馆|图片提供)当偷窥者按下快门、曝光胶卷的那一刹那,一次秘密观看就此开始;即便没有获得被摄者的授权,窥视者仍对准目标物做了介入式的速写。那些在镜头下的肢体符号是多么禁忌,偷窥的快感如此令人神往……1839 年,法国艺术家达盖尔(Louis Daguerre)在法国科学院公布他所研发的“银版摄影”(Daguerreotype)技术,为近代摄影术之发端。时至今日,照相机已从 19 世纪末的时髦玩意,进展到市井小民人手一个的消费型商品。回顾这近两个世纪的摄影史,我们又该用何种角度来“窥视”这些曾经“被窥视”的影像?

今年 5 月,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与美国旧金山现代美术馆首度携手合作,以《暴露:偷窥,监视和照相机》(Exposed: Voyeurism, Surveillance and the Camera )为题,搜集自 1870 年代到 21 世纪共 250 件珍贵摄影原件,预计将在两国巡展一年。其中,除了知名摄影师布拉塞(Brassai,本名 Gyula Halasz)、维吉(Weegee,本名 Arthur Fellig)、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埃文斯(Walker Evans)等人的作品外,达达主义艺术家曼•雷(Man Ray)与行为艺术家布鲁斯•诺曼(Bruce Nauman),及狗仔队、业余摄影家的影像记录也均在展示之列,让过去“隐身”于历史背后、“没被发现”的摄影师们逐一现形。

直到 19 世纪 70 年代以后,可携式照相机问世,摄影师终于能走出摄影棚,开始进行“街拍”。小型隐藏式照相机在这段期间大行其道,有时伪装成一枚领带夹,有时藏在男士手持的拐杖握柄,更有在皮鞋鞋跟处挖洞嵌入针孔相机。业余摄影家马汀(Paul Martin)和安格尔(Horace Engle),利用此类隐藏相机在路边随机摄下平民百态。1916 年美国制片人斯特兰德(Paul Strand)更以“间谍镜头”(False Lens),在纽约市区寻找目标物,此刻“偷拍”技术已然到了被摄者可被专注瞄准却浑然不觉的程度。1938 年,摄影师埃文斯耗费 3 年时间,在纽约地铁车厢内,用暗藏于大衣袖口的迷你相机,光明正大地“偷窥”暴露在公众场所的乘客“隐私”。1960 年,威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甚至将街头快拍拓展至纪实摄影的层次,他曾说:“我透过摄影来发现事物被拍摄过后,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人们不禁要问,过去我们因恐惧自己的灵魂被摄入镜头而提心吊胆,今天是否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权利被镜头吞噬呢?(时间:2010 年 5 月 28 日~2010 年 10 月 3 日 地点:英国伦敦 泰特现代美术馆)

 

编辑:宝藏网编辑部-周杭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