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名单操纵日本当代艺术市场脉动

2009/5/21 15:13:09 来源:《当代艺术新闻2009年5月》 作者:杜晓蓓 浏览次数:(7918)次

标签:

日本当代艺术收藏家必定会提起两位重要的人物,一位是佐藤先生一位就是高桥龙太郎医师RyutaroTakahashi。因此,〈当代艺术新闻〉特别留意住在东京的高桥,一个月前就设法约采访时间,不过一直未收到对方回音。直到记者飞东京的早晨,在机场才接获秘书从日本打来的电话说可以于当晚9点跟高桥作专访。那是他忙碌的一周内唯一有空的时间,机会错过就没了。因此,那一晚非常临时地借助台湾收藏家谭精忠的日文翻译,才完成了这个独家专访。非常幸运,也由衷感谢。

高桥医师,精神科主治,在东京市拥有五家诊所,除此之外,在东京还有一个知名的「高桥收藏空间TakahashiCollectionSpace」。这个专门展出他的当代艺术收藏的展示空间,至今已营运六年。他几乎以日本当代艺术收藏为主,自从1997年以来,基于这方面的热爱与喜好,至今已经拥有1,500件作品,名单非常亮眼,奈良美智、草间弥生、MR.村上隆、DekiYayoi、加藤泉、三宅信太郎、山口晃、西尾康之、会田诚、小谷元彦、鸿池朋子等。高桥也不忘为自己的收藏出一本书,书名叫《NeotenyJapan》,内容收录高桥日本当代艺术收藏的展览纪录,熟悉日本艺术的人一定都觉得精彩无比。当这本书自2008年7月出以后,除了受到日本艺术圈的欢迎,也成为台湾藏家的收藏GuideBook。当然也可以推论,香港佳士得的日本当代艺术征件名单,也可能是从高桥的名单启发。所以说,高桥不仅是砸钱买艺术,说他的收藏在幕后影响整个日本艺术市场,一点也不为过。

精神科医生的收藏经历
在日本,大家都习惯称他为高桥医师,专攻社会精神医学。他的第一间精神科诊所,于1990年在东京浦田开张执业,随后逐步在田町、川崎、目黑、品川增设新诊所,在日本精神医疗界,早已是非常有名气的人物。他怎么会跟当代艺术收藏发生关系?怎么会对当代艺术发生兴趣?主要还是早年受到父母的影响。高桥先生的母亲精通日本花道与茶艺,父亲虽然不是美术学院出生,但平时很喜欢写生,画画大自然的花、草,因此高桥自己觉得,对于美的感受与艺术的敏感度,跟儿时的环境与家人的培养,有很大的关系。他的收藏史,主要可以从1997年开始说起。其实他一直是名好艺之人,喜欢的风格相当广泛。直到1997年,他碰到一生中都难以忘却的两件大作品,一件是会田诚、一件是草间弥生,让他将心力与钱全部倾注于日本当代艺术。于是,收藏日本艺术并对大众推广好像变成是一件责无旁贷的事,他跟一般私人收藏最大的不同在于,能有系统地、不局限风格地展现一个时代的艺术面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2004年,他在东京神乐昄开设了第一间收藏展示空间;2008年1月,这个空间搬到Shirogane,在同一栋楼内跟山本现代画廊与儿玉画廊作邻居。如果常跑东京看展览的人一定知道,这个空间有点神秘,仅在周五与周六两天开放,高桥说:「这是非营利空间,纯以展示为主,没有多的钱请人(笑),所以我让我的诊所秘书周五、周六不去诊所,到收藏空间来看着。」

东京日比谷的新收藏展示空间
不过在2009年4月接受采访的时候,高桥收藏的空间,又已经从白金迁到日比谷,其中的原委是这样的。「日本著名的三井不动产跟我在当代艺术的理念相近,双方都希望能在日本艺术作一些贡献,因此三井在日比谷提供了一个场地给我,二年免租金,主要让我作我的收藏展示,这个空间比原来大两倍,以后会以小型美术馆的概念经营,所以每人入场费酌收300日圆。如果未来进行的顺利,三井不动产会考虑在日比谷设立美术馆,以后美术馆的展览来源,也会来自我的收藏。」看起来,高桥相当欣慰,毕竟,自己的收藏模式受到企业的青睐,营运资金在未来受到保证,对他来说也轻松不少。

对于当代艺术的收藏理念
高桥的收藏,绝对可以讲很多的故事,至今1,500件藏品的最大特色,反映「从幼儿变成熟的过程」。他认为1990年代后的日本当代艺术特征,有一种长不大的感觉,是幼稚、可爱、宅男、动画、漫画、像小孩一般感性、故事性、具有日常视线,同时又有熟练技术、技巧细腻。这些刚好是日本年轻世代看待社会的表现,这就是为什么高桥在2008年出版自己的收藏图录时,特别将书名题为《NeotenyJapan》,意思就是「从小孩变成熟过程的日本」。他说:「向来欧洲的艺术发展的很好,亚洲的学院过去也一直向西方的大师与传承看齐。亚洲的艺术或许像小孩,但是终究会长大。打个比方,以前日本艺术相对于欧洲艺术是小孩,但是以后也会成人,所以仔细看我收的作品,不论是油画还是雕塑,关于『小孩』的图像和隐喻很多。」

凭自己的眼睛与感觉没有收藏顾问
很多人都很好奇,高桥既然是精神科医生,对于他的收藏是否有特殊的影响,高桥的回答中是否定的。从过去到现在,他没有借助过收藏顾问,都是凭自己的感觉与眼睛收藏。他颇为自豪地说,1990年代因为自己开始大量收藏日本当代艺术以后,让日本现代艺术受到国际注目,所以外界才开始注意日本当代艺术的发展动向。因为收得早,所以收了很多日本当代艺术名家的出道作品,当这些艺术家像村上隆这些人成名以后,那批作品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代表作。

1980至1990年代,据高桥的观察,其实日本当代艺术,绝对是日本泡沫经济的受惠者。当泡沫经济垮开始衰退的时候,很奇怪地日本各地有很多当代美术馆成立,像是水户艺术馆、直岛美术馆、东京都写真美术馆、东京都现代美术馆、丰田市美术馆等,很奇怪的是,虽然日本经济不景气了,但是美术馆却一下开了很多,但是这些美术馆收藏的当代艺术品,似乎很没「准头」,都没有成为现在的名家。很奇怪的情况是,像是森村泰昌、宫岛达男、舟越桂、大竹伸朗等这些在90年代没有被日本美术馆收藏的艺术家,他们反而受到国外的高度瞩目,在当时被称作新世代艺术家。高桥自己注意到这个情况,所以他从那时起开始买这些艺术家的作品,而这跟美术馆的收藏方向就有很大的差距,这点就是他在日本私人藏家之中,最独树一格的部分。至今,高桥选择的日本艺术家的作品收藏,每一个几乎都是市场名家、能在美术史上留名的,也估计有一半以上,可见他的眼光与判断,的确不简单。

对于日本当代艺术市场热度的看法
自2005年以来,香港佳士得对于日本艺术市场在亚洲的加速盘整,有一定的贡献。高桥说:「香港佳士得的专家张嘉珍也和我讨论过这个问题,拍卖会对于价格的提升的确是造成很大的影响,记得10年前日本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的价格比例是10:1,近两年受到提升之后,变成5:5。」所以,很多在高桥收藏里的作品价格,包括鸿池朋子、会田诚、奈良美智、村上隆都已经翻了数十倍。当然,当艺术品的价格抬升,绝对增加收藏难度。高桥10年前还有可能一次买下一整个作品系列,但是现在只能单件单件购买。

只买日本当代艺术
高桥的收藏,这十年来全面以日本当代艺术为主,总归一句还是一个价钱的问题。日本艺术还是因为价格相对比中国便宜很多。他说:「最近一次到北京是2008年,当时去了草场地,看了三潴画廊,也去了黄先生的现在画廊。我看到里面一个年轻女艺术家我很喜欢,叫谭奇志,作品风格淡淡的却很有诗意,所以当时就买了一幅。其它的中国艺术家谁卖的贵、谁卖的好我不太熟悉,也不作收藏。」他对于日本当艺术的理想,可能是别的收藏家所没有的,他说:「不像中国和韩国的美术馆和双年展能吸引很多的人潮,日本公立美术馆的展览和双年展在非常有限的预算中,办出来似乎没有什么看头。因此,我希望能聚焦在日本艺术上,让日本的当代艺术发展有未来。」这一波日本当代艺术的回温、发热到高烧,辐射影响的范围,除了让台湾与中国收藏家开始对日本趋之若鹜以外,连原本小心翼翼的日本收藏家也改变了,据他观察:「一直听说金融危机造成了社会的恐慌,日本的GDP也降了,但是日本收藏家却在这种时候开始收当代艺术了。想不透,但是这是好事。」

对于许多日本画廊而言,高桥是一名理想的藏家。对三潴画廊来说,高桥是很重要的「客户」。三潴末雄一听到高桥的名字就好像要竖起大拇指说:「他从来不卖自己的收藏、也不向拍卖行丢画。他只收日本当代艺术,所以算是这个领域中,日本私人藏量中最可观的。虽然另外一位私人大藏家佐藤也经常被人提到,但佐藤开始收当代艺术可能只有五年,从收藏历程来说,绝对没有高桥长。而且当代作品绝对没有高桥的量大。」

编辑:宝藏网编辑部-杜晓蓓